Live Space

清明

• 来自美丽人生

癸巳年清明节,凌晨三点被斑鸠唤醒,踏上回兴化的路。还是熟悉的润扬大桥,不过这次没有江雾和路冰。去年是我爸爸主持祭祖,今年则是另一个比我长一辈的亲戚。去的路上,感觉景色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很多鱼塘都干了,只剩下一层淤泥,鱼塘后面就是无际的菜花田。

参加祭祖,这是第二次。很热闹,感觉甚至更热闹,敲锣打鼓,彩旗飘飘,像过年一样。两艘大船,每次上岸都有点害怕,毕竟不像长辈们一样在水上长大。虽然会游泳,可还是担心自己会掉下去。下午换了一条船去看爷爷奶奶的墓,一吨的小船,一路都在左右晃,感觉随时都要倾覆。现在头还有点晕。清明节的祭扫,主要还是在河上慢慢漂,本家们聊天,上岸后表达思念。

田野里都是油菜花,其实不用去油菜节现场就能看到如此胜景。行走不远,身上就沾满了油菜花粉。一路都在踩大葱,真对不起种它们的农民。我还记得以前沿岸的样子,今年又立了好多新墓。每年到这个时候,才能感受到原来世界上每一年都有人离去。看到祖先的庙有许多子孙后代来祭拜,我想很久很久以后也有众多子孙来祭拜我,每年此时都能想起我。

昨天看到有人问郦波老师“亲人死后的世界”这类的问题,郦波老师引用几句自己写的诗来回答——“很多年后,没有了我,也没有了你。我们,都在苍穹里;心情,都在浩瀚里。人生,不过是存在的乐趣之一。”人生就是传承。等我们变成了小精灵的时候,任务就完成了。

家乡每年都在变,轮到我主持祭祖的时候,我已经四五十岁了。不知道那么多年以后,这里还有没有河,河里还有没有水,水里还有没有能载我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