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Space

年末随想(2012)

• 来自珍贵记忆

昨天,我开始翻我以前的说说。除了我现在这个号,还有三个我在不同时期用的帐号。我彻底改变了我对自己的认知,我得承认我过去比现在更无知。我真想一刀捅死我自己。终于知道那时高中的同志是如何看待这个不学无术的白痴。我都想一股脑把那些说说删光,可是有一个号的密码已经忘了。这不是主要原因,其实也没什么人会刻意看我的说说,我所发的东西只在动态里出现一下,又立即被情场失意者的牢骚覆盖掉。那些都留在08、09年,随着页面永久消失了。可即便是我现在的1600条说说里,也有1590条是废话,剩下来的10条是扯淡。真正想说的话当然不是输入以后“发表”,应该是“发送”或者“保存”。说说真是一个写给别人看的东西,曾经就是,现在不像。

我看贴吧,看人人,屏幕成了我的镜子,我只能对着一块发光的面板回忆过去。我已经没有能力弄出我想要的网站了。其实想想现在上网干的事情还不如玩游戏实在。寂寞的人总拿着手机,不寂寞的人也总拿着手机。不知道没了电我是不是废了。记录过去,我希望继续靠我的大脑。

我得向过去道别,事实上这件事我每一秒都在做。美好的过去,尽管比现在更无知,但总引起我的回忆。不能怪我,只怪我记得太多了。不能拒绝未来的一切可能。

所以一年就这么过去了。最近很多的不快,希望可以留在过去。离蛇年还有两天,虽然没吐槽更多的不快,但是还是希望开心地过年。又要看春晚了,挺期待郭德纲的相声和方清平的小品,还有我的歌声里。

Your future depends on your dreams. So go to sleep. 这是前段时间的签名。我觉得前半句说得很好,而后半句是我现在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