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Space

群体性事件

• 来自活该被打

今天听说树人老师被警察打了,还有几个被抓了进去。事情起因就是树人国际学校民办转公办,部分老师不能获得编制,或将失去原有待遇。到现在为止,这个事情还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一上人人我发现我白天辛辛苦苦删了那么多好友做的工作简直白费了,满屏除了树人就是树人。所以说实话我非常不爽,因为很不幸现在的好友里没有站出来一个理性的树人学子。

对于这件事这第一种情况,也就是默认情况,即现在舆论给人带来的直观感受,就是“警察殴打老师”,似乎一切都由此而起,引爆了言论,促成了全民的高潮,然后就像现在这样群情激愤。我不知道哪些人真愤怒或者只是顺手一转,吐一口唾沫。诚然,老师在这件事里是弱势群体,学校改制,事业或者说原有的待遇在其中恐将失去。可是,在我的印象中民办学校的工作似乎不是铁饭碗。 如果树人并没有经历改制,那么作为一个民办学校,树人国际依旧有与老师单方面解约的权利。面对公办学校编制教师这样的铁饭碗,老师们当然想获得,但有些老师由于种种原因有可能被淘汰甚至即便通过考核也无法获得编制,这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所以从个人情感角度来说,他们表达诉求的方式是合情的,而且他们十分聪明,在考核结果出来前静坐示威,首先掌握了话语权。如果在结果出来后示威,一是不会有这么多老师参加,没有如此规模,不会团结和凝聚,二则老师们也无话可说,因为已经参与了选拔过程,等于默认了程序的合法性。而他们的举动,于理却未必站得住脚。如果教育局的决策及其执行过程没有任何问题,即便损害了部分老师的利益也没有权利反对。

如果因此否定改制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是不妥当的。众所周知,树人国际在南京是一所十分优秀的初中,作为民办校其学费也十分高昂。可以说集中了很多优秀的教育资源。如果一个学生家庭较为贫困,那么或许无法享受这样的教育资源。 在我看来,这其中有很小一部分人为树人老师助威不过是既得利益者在对自我进行维护。在成为公办校后,有更多人,或者说更多“普通人”,可以享受到树人的优质教育资源,这对全社会都是好事。改制的优越性显而易见。

对于这件事很多树人学子也发表了他们的看法,从打人的事情为起点,上升到了不同的层面。他们的感情可以理解,但其中有一种论调比较令人费解,即“没了这些老师,树人就不是曾经的母校了。”对于这样说的人,我只能说他们或许并没有理解什么是母校,他们对所谓“母校”的情感不过是建立在对几个老师的情感之上。老师被打即学校受辱,老师失业即母校不再。这很简单,附中110年历史,那么多次迁校址,其中老师当然是换了一批又一批,而老校友们即便在大西南上的高中,也许那时还是国立十四中,还是回到附中看看。这里既没有他们的恩师,也并非当年读书的校园,为什么他们要来?因为母校是一种精神符号而并非一个具象的概念。其应当作为一个寄托情感的对象,不仅仅是几个老师那么简单。 可怜老师,声援老师固然情有可原,但是上升到谈论母校的层面,学子之情未必真。

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还没有明朗,其实在未来也不太可能说得清楚。希望各位同志理性一点,不要只看事件的一角,断章取义永远不好。利益诉求政府当然会重视。但是政府与人民必须相互尊重,如果老师们表达诉求的途径违反了法律,那么强制措施无可厚非。我们所希冀的是老师、学校和教育局三方回到谈判桌上,兼顾各方利益去解决这个问题。而绝不是某些人主张的“我们一起去学校支持老师”甚至“警察不上路子,我们去围攻警察”。如果让人看到一个学校的学生面对这样一件事的时候尽是这样的论调出现,那岂不是让外校的人看了一出大戏吗? 退回第二段,这件事的第二种情况是老师挑起了争端。事实上,警察主动打老师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这很显然违反了警察法。如今媒体那么发达,警察很难有那个胆量吧。不过,若是老师真的“袭警”了,以上言论请无视,相关事宜请参见法律中对“妨碍公务罪”的论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