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Space

选科随想

• 来自废理兴工

明天党的生日,也是林妙可生日。要搁以前,现在早就放假了。可是期末考试还要等到四号,完了还要接着上课,高中确实不易得过。别的学校分科工作还没有开始,我们却已经确认完毕了,正如我去年刚来到附中所想的那样,我选了物生。

来附中一年,没享受到什么优质教育资源。语文历史老师上课自言自语,物理老师左右不分,英语老师瞎扯犊子毫无常识逻辑低端。只沾上了一点优质教育氛围,至于嚼没嚼菜根,我在中游忍气吞声也算嚼过了,做不做的得大事我就不敢保证了。

每个人都说文科和理科并不是一个高端另一个则层次低一点,但是在这里我看到的是能选理科的都选理科了。不论大家怎么想,反正我是认为能学理科尽量学理科。不论工、农、林、医,掌握一门技术,总能存活下来,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而文科则大不相同,你所学的历史、政治甚至文学,都是一个朝代所特有的,下一个朝代也许把现在的语文教科书当成反书然后通通销毁,而理科则超越了国家和朝代的界限。你考上了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毕业后去修中共党史,你这辈子或许都丰衣足食,也或许十年后连着史书所记载的对象被一起打倒了。这是说,每一个时代的需求有不会改变的,也有随时改变的。

不论是班主任还是年级主任、副校长等各类人物对我们进行分科指导的时候,没有不现实的。物生的学生当然是要比物化的学生低一个层次。班主任说能学理科尽量学理科的动机我不清楚,不过从班主任的性格来说也是十分现实的,从他一年来对我们班的管理就可以看出来。地理组发下来的宣传材料上过B率100%的诱惑还是让选择地理的只有31人。

不爱化学而选了化学是可笑而可悲的,为了自主招生,为了清华北大,抛弃了相对轻松的生物选择了竞争更加激烈的化学。实验班每个人都这么想,吗?当然不了,每个班都有物生,而又不见得是所谓被淘汰的,“是否愿意被编入实验班”值为0的人很值得敬佩。我们班有四个物化,一个是智商很高的,两个就不多说了,还有一个是我的舍友。他也选了物化,这让我对他肃然起敬了,我很敬佩他,我也希望他成功!

高一就搞生涯规划,几乎没有人看到的是地质工作者、生物医学工作者哪怕药剂师的成功,他们看到的只是清华大学毕业生的成功、耶鲁大学海归的成功。我小时候就想当总统,后来发现中国不设总统,我就想当主席。可是好像主席总是总书记,可我不太想入党,感觉写申请书很累,放弃这个梦想。后来看到杨利伟上天,我就想当宇航员登陆火星,可是我喜欢吃薯片,又喜欢玩电脑,身体条件不允许。然后我就想救死扶伤当个医生,后来看见好多医生被人砍,我又不是练家的,现在索性想搞计算机。程序员还是坐在屏幕前吃薯片。

选了,努力了不后悔就行,做自己想做的。不过最后还是要插一句:

这高中上的,连林妙可生日这样盛大的节日都要去学校,真没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