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Space

自招之春

• 来自阿嚏

似乎都是些拿到降分的人在写日志,不过我写的不是自招。本来没想到能这么接近分数线,现在反而更惋惜后悔了,尽管这不是我的理想大学,可也算第一次离 985 这么近。有人说自招能考上高考就能考上,不过感觉这句话不是很靠谱。一分不到的差距,让我不能飞去羊城玩一圈了。

当初随手填了一个校荐,结果第九名被推荐去华南理工大学。在这之前真是听都没听说过这个学校,什么卓越联盟、华约北约,也是后来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直到考前一周,我都啥也没干。后来花俩小时把选修 3-4 观摩完了,也就算准备过了。考试那天特别淡定,卡点进考场,监考老师都急了。今年卷子还是挺有难度的,考完就听到俩苏北大神互黑秀优越,感觉真的没啥希望了,就把这事忘了。直到前几天再次提起,昨天看了分数,真是悲从中来。

自招这东西,虽然说是玩玩的,不过有时戏剧性的结果真的挺恼人的。总结了就是,这也是人性的一种,或许不是很在乎,但又不是那么不在乎。

或许到这一刻,自招的季节已经结束了。我下午信誓旦旦地说今天晚上就把上海科技大学给报了,但是现在又写起了这个东西。在这种东西面前,我总是犹豫而懒惰的,人性本身就对一劳永逸(不劳而获)有无穷大的向往。天意总告诉你,啥也不干怎么会有回报呢?

从高三开始就关注了很多高校,我自恃要求很低便一直压力不大,却忘了自己实力也不强。对一切目标的追寻,都建立在”捡漏“上。比如西电和哈工威,但 360 分从来不是那么容易的啊…”裸分压力“这个东西真是有的,就像走到别人家门口,敲门不应,来时的路却被封死了,邻居家也没人。每每想到这些,不只是我,每个人可能都会有一种窒息感。”一锤定音“给你的,非喜即悲,几乎没什么中间选项。对我们来说,错过了铺后路的机会,也还得继续往前走啊。你得把自己想成一颗爆米花,等五个大气压的时候再绽放开来。

与世隔绝这类事情,有人能做到,我却难以做到。MH370 就这么消失了,我从世界上消失了,虽然别人未必会不安,而我自己却恰如身处荒岛,会感到发自内心的自我恐慌。“在这个高度互联的时代,我们无往而不在别人监视之中,但马航班机诡异失踪的悲剧让我们意识到,更可怕的,是没人知道我们在哪儿。”在高度互联的社会,静默就是不安,你得顺从这个世界来做自己的事。可能我觉得无线电静默实在是太酷了,但真当背景噪音充斥了你的耳朵,你会发现逃离太难,因为你已经选择了一次逃离。身处逃离之外的人,也许永远无法逃离。

我们还没找到那架飞机,但克里米亚解放了。世界好像很动荡,但你的心不能动摇。还好我依旧在世上。又是一次春的降临,天气尽管忽冷忽热,但温度却很适合人午休。春天是欲望无处发泄的季节。有的人在这个时候选择让自己花粉过敏,通过打喷嚏让自己来一次酣畅淋漓,用鼻涕带走自己的一点体温,与此同时,他们也选择了一次最终的、痛快的、全身心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