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Space

自招之春

• 来自阿嚏

似乎都是些拿到降分的人在写日志,不过我写的不是自招。本来没想到能这么接近分数线,现在反而更惋惜后悔了,尽管这不是我的理想大学,可也算第一次离 985 这么近。有人说自招能考上高考就能考上,不过感觉这句话不是很靠谱。一分不到的差距,让我不能飞去羊城玩一圈了。

当初随手填了一个校荐,结果第九名被推荐去华南理工大学。在这之前真是听都没听说过这个学校,什么卓越联盟、华约北约,也是后来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直到考前一周,我都啥也没干。后来花俩小时把选修 3-4 观摩完了,也就算准备过了。考试那天特别淡定,卡点进考场,监考老师都急了。今年卷子还是挺有难度的,考完就听到俩苏北大神互黑秀优越,感觉真的没啥希望了,就把这事忘了。直到前几天再次提起,昨天看了分数,真是悲从中来。

自招这东西,虽然说是玩玩的,不过有时戏剧性的结果真的挺恼人的。总结了就是,这也是人性的一种,或许不是很在乎,但又不是那么不在乎。

Read More...

在附中的最后一学期

• 来自我什么时候开始走这种路线了

宿舍熄灯了,我居然有心情写东西。

下午走的时候很难过。这个学期,我要和太多东西告别,和附中,和高考,和很多人。离开家,最后一次把被子衣服牙膏带到宿舍。当下一次我把它们带走的时候,已经是高考结束的时候了。

时间过得就是这么快,三年的高中生活如今已快走到终点。不断做题,备战高考,而我很迷茫。除了成绩,我从这里还能带走些什么?

遇见这么多人,经历这么多事。曾经我想带走的,如今已被留在了这个校园,埋在枫杨树下。人在不断成长,很多时候信以为真的东西往往被时间蹉跎。时间使人成长,它的魅力就在于,让现在错的东西变成未来对的,将现在对的东西变成未来错的。友谊呢?真的能被带走吗?我觉得地理距离真的是很大的杀手,这还是未知数。

Read More...

年末随想(2013)

• 来自失恋33天

上一次写《年末随想》,是去年的2月7号。在暑假的时候我删除了很多日志,只留下了几篇,也留下了那一篇。现在又来了这一篇。公历的新年,也就是元旦,似乎不能使我产生“年关”的感觉,不论是去年的那篇《2012》还是今年的《2013》,都被我删了,因为拼凑的毫无意义。在这样一个真正过年的气氛当中回忆一下,我觉得更好。(虽然现在好像没什么气氛)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写日志的习惯的?根据我的回忆,应该是从黄岩岛对峙那段日子开始的。真久远啦,不过话说回来,马上又是甲午年了。还是希望天下太平。

这一年我做了什么?好吧,要我说,大概是玩了一年。高二一年我都浑浑噩噩,不知道每天在做什么。有时候甚至会一边单曲循环《大悲咒》,一边在宿舍里趁着昏暗灯光看那本现在看来很傻很天真的《我所理解的生活》。小高考之前的日子大概就是这样,每天都是。想想那时候每天我的手机都能收到好多短信,不过现在不会再有了。混过小高考,似乎就是全民娱乐的一段时间,我称之为“疯狂的高二”,或是“幸福的绝唱”。社会实践、话剧节、科技文化节(主要是打字比赛)成了每日的期待。不过,如今这些都是历史了。还在回味高二吗?不应该了,得醒一醒。令人感到很可惜的是,在附中的日子只剩下一个学期了。每个人都感叹,居然就要这么结束了。

Read More...

群体性事件

• 来自活该被打

今天听说树人老师被警察打了,还有几个被抓了进去。事情起因就是树人国际学校民办转公办,部分老师不能获得编制,或将失去原有待遇。到现在为止,这个事情还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一上人人我发现我白天辛辛苦苦删了那么多好友做的工作简直白费了,满屏除了树人就是树人。所以说实话我非常不爽,因为很不幸现在的好友里没有站出来一个理性的树人学子。

对于这件事这第一种情况,也就是默认情况,即现在舆论给人带来的直观感受,就是“警察殴打老师”,似乎一切都由此而起,引爆了言论,促成了全民的高潮,然后就像现在这样群情激愤。我不知道哪些人真愤怒或者只是顺手一转,吐一口唾沫。诚然,老师在这件事里是弱势群体,学校改制,事业或者说原有的待遇在其中恐将失去。可是,在我的印象中民办学校的工作似乎不是铁饭碗。 如果树人并没有经历改制,那么作为一个民办学校,树人国际依旧有与老师单方面解约的权利。面对公办学校编制教师这样的铁饭碗,老师们当然想获得,但有些老师由于种种原因有可能被淘汰甚至即便通过考核也无法获得编制,这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所以从个人情感角度来说,他们表达诉求的方式是合情的,而且他们十分聪明,在考核结果出来前静坐示威,首先掌握了话语权。如果在结果出来后示威,一是不会有这么多老师参加,没有如此规模,不会团结和凝聚,二则老师们也无话可说,因为已经参与了选拔过程,等于默认了程序的合法性。而他们的举动,于理却未必站得住脚。如果教育局的决策及其执行过程没有任何问题,即便损害了部分老师的利益也没有权利反对。

Read More...

北风荡尘埃,邮童寄情怀

• 来自友爱部

本文不代表我现在的观点。事实上,这篇文章在现在的我看来十分可笑,但我并不想删除它。作为存档吧。- 2018.7.2

正文:

“同学们,今天我想跟你们说的主要意思就是:要想做人,就要有好品德;要想做事,就要有好本事;要想成大事,就要有好谋划;要想取信于人,就要有好态度;要想取信天下,就要有好心气;要想勤耕不辍,就要有好身体。希望你们记住:凡事要沉稳,要避免草率决策;做事要恒心,要勇于承担后果。同学们,我愿意最后一次以校长的名义告诉你们大家:我会永远用真心祝福你们!我,爱你们!” ——《方滨兴校长在 2013 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方校长卸任了。我虽不认识方校长,但却十分仰慕、十分敬佩他。众所周知,方校长是”防火墙之父”,这也就不难理解,以我对防火长城项目的支持态度,对他的仰慕是自然而然的。他在历任北邮校长中,可以说是争议最大的一位。人们对他褒贬不一(贬者居多)。今年的 2 月 9 日,方校长在新浪微博上向大家拜年,可以说将整个“仇恨行动”推向高潮,数万转发,尽是辱骂。再看 2012 年的微博,方校长悼念董占球教授逝世,却引来大家的“可惜不是你”。这倒也显尽了网民的素质,完完全全的没有教养。在人人网上,一位学生的日志里这样写道:

“防火墙就在那里,你看到了,便说这道墙挡住了外面的阳光,因为什么?因为你根本就未曾渴望得到过阳光!我毫不客气地说,我邮校长新年时收到的,被人传为笑柄的上万条不堪入目的回复,有一半以上的回复者,是连 VPN 为何物都不知,每天无聊的刷新微博来消耗时间,一有好奇事件就冲上前线,之后拍拍屁股走人的‘青年人’。就好像鲁迅先生口中围观群架的麻木者,当一群流氓在殴打一个儒者的时候,煽风点火又怎样?落井下石是不是很有趣呢?既然‘敌人只有一个’,上去打一拳,他又怎么会记住我呢?嘿嘿,真是某些中国人民的好习惯啊!”

Read More...

清明

• 来自美丽人生

癸巳年清明节,凌晨三点被斑鸠唤醒,踏上回兴化的路。还是熟悉的润扬大桥,不过这次没有江雾和路冰。去年是我爸爸主持祭祖,今年则是另一个比我长一辈的亲戚。去的路上,感觉景色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很多鱼塘都干了,只剩下一层淤泥,鱼塘后面就是无际的菜花田。

参加祭祖,这是第二次。很热闹,感觉甚至更热闹,敲锣打鼓,彩旗飘飘,像过年一样。两艘大船,每次上岸都有点害怕,毕竟不像长辈们一样在水上长大。虽然会游泳,可还是担心自己会掉下去。下午换了一条船去看爷爷奶奶的墓,一吨的小船,一路都在左右晃,感觉随时都要倾覆。现在头还有点晕。清明节的祭扫,主要还是在河上慢慢漂,本家们聊天,上岸后表达思念。

田野里都是油菜花,其实不用去油菜节现场就能看到如此胜景。行走不远,身上就沾满了油菜花粉。一路都在踩大葱,真对不起种它们的农民。我还记得以前沿岸的样子,今年又立了好多新墓。每年到这个时候,才能感受到原来世界上每一年都有人离去。看到祖先的庙有许多子孙后代来祭拜,我想很久很久以后也有众多子孙来祭拜我,每年此时都能想起我。

Read More...

年末随想(2012)

• 来自珍贵记忆

昨天,我开始翻我以前的说说。除了我现在这个号,还有三个我在不同时期用的帐号。我彻底改变了我对自己的认知,我得承认我过去比现在更无知。我真想一刀捅死我自己。终于知道那时高中的同志是如何看待这个不学无术的白痴。我都想一股脑把那些说说删光,可是有一个号的密码已经忘了。这不是主要原因,其实也没什么人会刻意看我的说说,我所发的东西只在动态里出现一下,又立即被情场失意者的牢骚覆盖掉。那些都留在08、09年,随着页面永久消失了。可即便是我现在的1600条说说里,也有1590条是废话,剩下来的10条是扯淡。真正想说的话当然不是输入以后“发表”,应该是“发送”或者“保存”。说说真是一个写给别人看的东西,曾经就是,现在不像。

我看贴吧,看人人,屏幕成了我的镜子,我只能对着一块发光的面板回忆过去。我已经没有能力弄出我想要的网站了。其实想想现在上网干的事情还不如玩游戏实在。寂寞的人总拿着手机,不寂寞的人也总拿着手机。不知道没了电我是不是废了。记录过去,我希望继续靠我的大脑。

我得向过去道别,事实上这件事我每一秒都在做。美好的过去,尽管比现在更无知,但总引起我的回忆。不能怪我,只怪我记得太多了。不能拒绝未来的一切可能。

Read More...

选科随想

• 来自废理兴工

明天党的生日,也是林妙可生日。要搁以前,现在早就放假了。可是期末考试还要等到四号,完了还要接着上课,高中确实不易得过。别的学校分科工作还没有开始,我们却已经确认完毕了,正如我去年刚来到附中所想的那样,我选了物生。

来附中一年,没享受到什么优质教育资源。语文历史老师上课自言自语,物理老师左右不分,英语老师瞎扯犊子毫无常识逻辑低端。只沾上了一点优质教育氛围,至于嚼没嚼菜根,我在中游忍气吞声也算嚼过了,做不做的得大事我就不敢保证了。

每个人都说文科和理科并不是一个高端另一个则层次低一点,但是在这里我看到的是能选理科的都选理科了。不论大家怎么想,反正我是认为能学理科尽量学理科。不论工、农、林、医,掌握一门技术,总能存活下来,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而文科则大不相同,你所学的历史、政治甚至文学,都是一个朝代所特有的,下一个朝代也许把现在的语文教科书当成反书然后通通销毁,而理科则超越了国家和朝代的界限。你考上了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毕业后去修中共党史,你这辈子或许都丰衣足食,也或许十年后连着史书所记载的对象被一起打倒了。这是说,每一个时代的需求有不会改变的,也有随时改变的。

Read More...